十里连

Something

推平一个坑的方法是把周围也挖下去x

_(:з」∠)_有人还记得离群吗

【迪炫】Victim

  
本篇为车开头(ಡωಡ) 接下来正文上下两篇一起发哦
  
  
  
 
  
  
  BGM: Head cage
    
   
  
  
  
 
  
  
   
  
  
  
林志炫刚摇下车窗,停车库的霉味立刻从车窗缝隙里钻进来,停车位距离车库入口距离不远,后视镜没有非得擦干净的必要。林志炫不认为类似车祸的危险会发生在最熟悉的区域,如果谁真要开这个玩笑,他也躲不了,眼下他不想把混浊的空气放进车里。

久雨后地面积水严重,多数背风的墙面冒出大面积的肿泡,车轮把脱落的墙灰碾成一条条灰白的轨迹,水渍和沙粒被碾开时发出的声响令人浑身难受,排水口积蓄的水面上浮着枯树叶,水底看不清沉了些什么。车位被它们包围了,林志炫不得不从水中趟过去。

单元下的电梯按键持续显示蓝屏,林志炫很不想走楼梯,楼道暗黄色的灯光容易让人联想到恐怖片的氛围,除此之外,现代化的前提下很少有人会放弃电梯这个代步工具。可他现在只想离开停车库,越快越好,顾不上步行或是代步。
  
林志炫说不出他的感受,就像幻想身后有人时感到芒刺在背的错觉,时不时要回头看,错觉中不知来处的视线湿淋淋的黏着自己。他绕开无法看清的角落转进楼梯间朝里喊了一声,声音在楼道里转了几圈,只有顶层的声控灯亮起了,而楼底仍是什么也看不清。林志炫只能在一片浮泡的墙面上摸索电灯开关,反复几次他才确信灯真的坏了,走楼梯的想法此时打了退堂鼓。

他想给迪玛希打电话,用寻常走夜路壮胆的方式安慰自己。他庆幸手机还有信号。

“你到家了吗?”

“喂?”

林志炫扶着墙壁踩上楼梯,积水湿黏黏的感觉听起来很不舒服。

“你在吗?”

林志炫听见泥沙摩擦的声音,像是车辆缓慢行驶时会有的声响,楼梯间的积灰来源于脱落的粉壁,现在他暂时想不到抱怨清洁人员,大约是停车库厚实墙壁的隔绝效果,电话里始终没有声音,他还是不想挂断。

“我在停车库,马上就到家了。”

他回头看了一眼,身后似乎有一个人,那应该是一个被幻想出来的虚影。

“如果你在家的话,可以先打开门吗?”

电话挂断了,信号逐渐减退消失,林志炫觉得自己该在一楼出去,去大厅等电梯,躲开黑暗里无限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  

The worst way to miss someone is to be sitting right beside them knowing you can‘t have them.

ps: 我爬回来啦 ∠( ᐛ 」∠)_

【试水篇】求小伙伴

 

没人我再丢一个雷就跑
今天又是在亲戚聚会里瑟瑟发抖的连

试水……

容易陷入思考过度的警察小迪
正在被查的犯罪嫌疑人林老师
其实是单相思的大亮还没出场

连的智商不够用_(´ཀ`」 ∠)_
有没有可爱的小伙伴来接下这个梗,高智商犯罪的林老师很好吃x,在帮林老师犯罪或者收尾的单相思大亮,轻度被害妄想症患者小迪
  
  BGM:Episode one suite part1:eyes open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

我坐在车里回忆。
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细小的立方体从我身旁游过,它们激发了我的想象力,我感到数以万计的零件在涌入脑海,它们拼装、组建、整齐,空缺得像个蜂窝,然后被我拆解得支离破碎,亦是在撕裂我。彻夜不眠使我头痛欲裂。

“警官,这是非法入室。”

他不至于拿这一条理由去告我。男人在门口停顿了一刻,关上门,他不意外,他的眉毛和眼角告诉我。他很反感有人进入他的空间,外套还好好的穿在身上,锁芯响了一声,自动上了锁,我咽下一口唾沫,先进科技的东西很适合被我这样的人钻空子。

“如果这是在美国,我就可以开枪击毙你。”

我站在客厅,吊灯的正下方,男人从我身边经过。

 
“喝点什么?”
 
 
我用力抓住错层的栏杆,转头看镜子里的自己,眉骨和眼睑下全是阴影,戾气冲人。
 
 
男人捡了一只给客人用的瓷杯放在水池里冲洗,至少它是托盘里数量最多的种类,蓝色的那一盏才是主人的,它最特别、显眼,我看见几种死亡方式在茶杯上方盘绕,对我而言的。他从壁柜中挑出一罐茶叶,看了看标签再放回去,最后他挑了一个玻璃瓶,动过的茶叶罐标签仍朝着同一个方向。
 
 
递到我面前的却是一杯咖啡。
 
 
“你看起来休息得不太好。”
 
 
男人用搁置在角落的毛巾擦干手,只有这一条毛巾显得陈旧、翻丝,我迅速看向男人,他放下挽起的袖子,我以为我能抓到一丝慌乱。实际上,其余两张毛巾有明显的油渍,那种粘上一点就会洗不掉的色素,非常恶心。
 
 
一整面橱柜陈列满了酒,不是炫耀,这个男人喜欢收藏这些精美的液体,不过他从来不喝。
 
 
“对它们感兴趣?”
 
 
“不。”
 
 
“我们可以坐下来聊聊。”
 
  
错层上有一个吊灯,转角立即是木梯,很罕见的嵌入墙体,我紧跟着男人,楼梯灯的开关在二楼,它的设计非常不合理。我把双手都放进口袋里,至少让外人看来我气定神闲。
 
 
我捏紧了口袋里的东西,它的棱角扎着我的手心。

“坐。”
     
  
他已经坐下了,我勉强挪进他对面的沙发,这里一眼就能看到楼下打闹的孩子,他也在看窗外。
  
  
“我喜欢坐在这,尤其是下午。”
  
  
我意识到自己在掐着拇指上的茧,它已经被我剥去几层皮。他在等我说什么,眼神仿佛在告诉我:“拿出你的录音笔、本子,还有钢笔。”

“林志炫?”
 
 
“是。”
   
    
“你杀了她,那个女孩,作为挑衅,你把她生前拨通110招来的两个警察也杀了。”
  
 
我的眼前浮现一个灰色的空间,光聚在中央,那里躺着三具交叠的尸体,有一小块皮肤缝合在一起。
     
  
   
我做了几个看起来轻松的手势,甚至还挑了眉。
  
    
很显然,如果我真有这么轻松,就不会到他这里来,我只想暗示他,我不着急。
   
   
我凌厉的语气非常不合时宜,在这个摆设陈杂的别墅里显得干巴巴,没有我们初次见面时一对一的灯光氛围,那会站在单向玻璃外的同事也让我安心。现在我坐在他的主场里,尽可能制造属于我的机会。
  
 
“如果你认真读过我的笔录,你就不会找上我了。  
  
     
我好像看见他背后还有三双眼睛,连同他的的那一双一齐看着我;一双女孩的眼睛,有一只浸在发黑的眼眶里,两双男人的眼睛布满通红的血丝,怒目圆睁。它们的下方还有黝黑的躯体,从男人身体里冒出来。
   
   
我在盯着他看,也在盯着他的背后。
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
 
  
 
 

【概念篇】

   
   
   
  在亲戚聚会角落瑟瑟发抖的连 ;∇;
    丢个雷就跑
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  

小恶魔的城堡每年只出现一次,在那天的夜晚就会出现一个不速之客,一个宝箱的觊觎者,每年如此。一会前进来的人在窗台上留下了一串脚印。

小恶魔的玩偶房被翻动过了,床边故事书里的书签凭空移了好几页,厨房里姜饼上的糖霜有手指印,还挑走了小蛋糕上的草莓。

山脚下孩子们提着南瓜灯排成长龙绕城游走讨要糖果,小恶魔骑着扫把在城堡里晃来晃去,那个小偷一定也有一盏属于万圣节的龇牙咧嘴的提灯,裹在商店批制的怪人装里,每年来的人都如此。他果然提着玻璃烛灯,抱着手制的女巫帽,帽尖里满满的都是零嘴,披风被他装饰得亮晶晶,还有缝上去的小蝙蝠翅膀。

他的口袋里一定还有其他的东西,小恶魔循着奶香味爬上阁楼。

“你拿走了它,我会挨骂的。”

小恶魔绕着男人一圈圈转。

“交换好不好?”

“你要换什么呢?”

男人真想伸手捏捏小恶魔笑得不怀好意的脸。

“我要你帽子里所有的糖果,最好把帽子也给我,你披风的领扣和小翅膀,还有那盏玻璃灯,口袋里藏得的牛奶糖和姜饼也要留下哦。”

“我也很喜欢你的眼镜。”

男人身上肯定还藏了些属于万圣节的小食,小恶魔看到了男人闪闪发光的胸针,尾戒也很漂亮。

“那怎么行呢,你拿走了灯和眼镜,我就没法下山了。”

“难道让你白白拿走我的宝箱吗,那怎么行呢?”

小恶魔学着男人说,笑嘻嘻地从男人手里接过装满糖果的帽子。

“要不,你跟我走吧。”
  
  
“这样,整个我都是你的。”
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  

_(´ཀ`」 ∠)_谁能告诉我网恋该怎么写……

【完结总结+合集】Something you cannot control

    
  弱弱的想求个评论
  
 
这篇完结总结其实在9.12就写了一半了,全文16万,从4.17的1:16开始动笔,在12.31的22:55完结

设定从最初be开始所有的身份都是订好的,在听歌的时候听到这句歌词就有了整篇文的构思,改动为HE后只是增添了一个把迪真正推下的人,本来的目的也不是要真正说贩 毒和黑 道

我一样下不去手把林或者迪写成真正的罪 犯,这他们在整篇文里会有错、会因为某些事迫不得已违 法,但是我从来没想过抹黑任何一个人

迪并非一个加害者而是最大的受害者,“母亲”只是笼统的设定,我想不出什么样的人除了爱情之外能如此在意另一个人,灵感主要来自于童年时代儿童文学上的黑暗故事,记忆很模糊了,但是文中妈妈重男轻女、为了弟弟亲手杀了姐姐的情节从小到大都是阴影
  
“母亲”大约是童年读过的大多数黑暗故事的集合,也有生活实例,某连自己对父亲没有什么概念,就尽可能避免不去塑造一个父亲的形象

最初写的时候定位感情就很模糊,完全没想到预计两万的脑洞变成了十万字 ,由生活实例还有很多外因,非要写清楚字数得再翻一倍
      
“母亲”想要杀 了林志炫,击溃迪玛希最后一道防线,除掉自己儿子心心念念的名字,因为“母亲”想要的是真正堕落之后和她一模一样的迪玛希,和她“感同身受”的迪玛希
  
想要把林志炫变为一类人只是迪玛希的幌子,想要名义上的“感同身受”,而他仅仅是想告诉林志炫他真的很痛苦,迪玛希最初做得太真,真到他都觉得自己疯了,越到后来他发现自己做不到了,在林志炫面前越来越演不下去,他一直都只想保护这个人,也是在保护自己唯一活下去的理由
   
迪玛希只能把自己和林志炫捆绑在一起,以拉林志炫下水的名义为自己争取机会解放自己并接近他,示意“母亲”如果杀了林志炫自己也和他一起死,把自己做筹码
   
‘母亲’在全程都想利用迪玛希对林志炫的爱让迪玛希真正的犯罪,这样才能让儿子成为她的同类,才不会离开她,“母亲” 更多爱的是一个不会离开自己的完美设想
  
迪玛希并不希望林志炫知道自己是在救他,迪玛希知道自己可能会死,不希望林志炫最后因他的死亡而痛苦,原以为做出报复的假象可以骗住,但他没能控制住感情,私心希望他知道,如文的标题,也就是Something you cannot control,《控制不了的东西》,包括每个人的秘密,两个人的感情   
    
最开始想把标题设为《偏锋》,后来偶尔听到这句歌词就改了标题

迪玛希的所做实际是反向利用了变态的“爱”,知道“母亲”不希望自己死,是另一种对“母亲”的折磨,“母亲”只有儿子,她需要一个和她一样的人,所谓的事业、团体,在利益面前都不堪一击,也许所有人中在感情上最可怜的就是“母亲”
   
这个“母亲”的生活实例我改动了很多。迪对林的感情也有生活实例,我也只利用了感情元素,如果没有林,迪在绝境里可能真的会和“母亲”成为一类人,但是迪曾经呆在林身边,他心里还有一点光,他先爱上了回忆里的林志炫,继而发现自己爱的是林志炫
   
   
  
   
   
  
大约是这样啦,写得也挺糟心的……
Something,完结撒花,哇……完结写下时间的时候还是直接哭成傻连……